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三国之无赖兵王 > 第2348章 对太子有信心

第2348章 对太子有信心

进入新版阅读   丁瑶面带恼怒的质问,曹铄却没打算再低着头回避。

  太后心疼孙儿,得知曹恒和曹毅造出绞肉机还监督行刑,肯定会认为两位皇子心理上难以承受,所以才会向他质问。

  然而两位皇子已经长大,他们如今领兵在外,心理绝对不能太过脆弱。

  太子曹恒还好,曹铄最担心的就是向来心思柔弱的曹毅。

  当初曹恒为了让他适应杀戮,做出了逼迫他盯着死尸看上整夜的事情,为了那件事,身为大魏皇帝的曹铄,甚至还替曹恒背了锅。

  事情是曹恒做的,可是穿到外面,世人必定会诟病他,说他做了太子对兄弟之情看的也就淡薄了,甚至能做出逼迫兄弟盯着死尸看上整夜。

  要是那些话传扬出去,对曹恒绝对没有半点好处。

  相反的,身为父亲的曹铄把锅给背了,让人以为那件事是他指使曹恒办的,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圣母婊也就没办法再找到借口诟病曹恒,即便想要说些什么,顶多只能说他这个做父亲的心太狠了些。

  不过即便他们这样说,也不会得到更多的人认同。

  毕竟在这个时代,父亲最大。

  别说只是要曹毅盯着死尸看一夜,就算曹铄让他去死,曹毅也绝对不能说半个不字。

  任何人敢于把话说的过了,不仅不会得到更多的认同,反倒还会引火烧城,成为世人口诛笔伐的目标。

  观念和舆论就是这么的有趣。

  被世人认同的观念,即便是违背了人性,也不会遭到围攻。

  那些不被世人认同的,就算真的是对了,也一样不会得到支撑。

  面对丁瑶的质问,曹铄回道:“母后明鉴,太子和二皇子虽然年纪不大,可他们毕竟是领军出征的主将,正是为了他们好,我才会要他们做那些事情。”

  “为他们好?”丁瑶冷冷一笑,脸色更加难看:“你倒是说说,究竟怎么为他们好?”

  “母后应该知道,战场杀伐刀剑无眼,并不会因为他们是大魏太子和二皇子,就刻意避开。”曹铄回道:“敌军知道他们的身份,甚至还会着重进攻他俩。倘若他俩没有强大的内心,在战场稍微有些心念动摇,就可能会被敌军给害了。他俩出征,我每天都是睡不安稳,总是担心出了什么变故。要是他俩真的在战场上因为不敌敌军而战死,我这个做父亲的虽然会痛不欲生,却也会因为有这样的儿子而感到骄傲万分。可是他俩要是因为心志不坚,在战场上出了岔子,不仅他俩会陷入危局,就连三军将士也会跟着殉葬。悲痛欲绝的同时,我还会感到羞愧和绝望。所谓战场无非杀戮,没有见过残酷和血腥,又怎么能在战场是淡然从容?我要他们制造绞肉机,而且还需要他们在那里监督行刑,就是为了让他们的心志更加坚定。”

  曹铄一番话,把丁瑶说的沉默了。

  他说的确实没什么错,战场就是杀戮场,作为主母,丁瑶疼爱两个孙子,可沙场上遭遇的敌人,确实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取他们的性命。

  虽然内心已经有了些动摇,丁瑶却不肯就这么承认是她错了:“你说的虽然有些道理,可也不能作为让我的两个孙儿见证如此血腥场面的理由……”

  “我已经说了,战场就是杀戮场。”曹铄回道:“他们要是不能直面血腥,就没有资格领着将士们击破异族。与其让他们带着将士们去送死,还不如换成别人领军……”

  “说的就是。”曹铄说出不如换别人领军,丁瑶连忙说道:“大魏的将军不少,你这个做皇帝的怎么偏偏要把自己的儿子送上战场?随意请一两位将军领兵上阵,也是足以胜任讨伐异族……”

  “大魏的将军确实不少,储君却只有一个。”曹铄说道:“储君没有上过战场,就不会知道天下得来有多不易。在战场上打磨多年,他才能明白当初我一统天下吃了多少苦头,才会懂得珍惜大魏的江山,才不会昏庸无能,把大魏给祸害了。”

  曹铄说的句句在理,丁瑶叹了一声说道:“罢了,罢了,我也知道说不过你。这件事由着你好了,只是你要知道,我的两个孙儿身在关外,你可不能怠慢了他们。该送去的,还是得给他们送过去。到了冬天不要让他们冻着,到了夏天不要让他们热着。粮食再少,也得让他们和将士们填饱了肚子……”

  “母后放心,这些我早就筹办好了。”曹铄问道:“敢问母后,我能不能与皇后和两位皇妃私下谈一谈?”

  “你们夫妻的事情,我才懒得过问。”丁瑶摆了摆手说道:“去吧,你也不要在这里碍我的眼。虽然话说的没错,可想到两个孙儿还在吃苦,我就觉得你这个做皇帝的让人烦的慌。”

  “多谢母亲成全!”得到丁瑶允许,曹铄赶紧向她躬身一礼,招呼袁芳和甄宓、步练师退下。

  四人走出了丁瑶的住处,袁芳对曹铄说道:“陛下可算是为我和两位妹妹解了围。太后不知从哪里听说了绞肉机的事,一大早就把大家给找过来训斥了一通。陛下到这里之前,大家还在被训斥着。”

  “母后心疼孙儿,别说你们,就算是我,在她面前怕是也没有任何地位可言。”曹铄说道:“我要是不把你们叫出来,你们留在那里还有得被训斥。”

  “其实我觉着母后说的也没什么错。”甄宓说道:“绞肉机确实残酷,太子和二皇子亲自监督行刑,对他俩的触动必定不少。”

  “你们觉着太子会怕那个?”曹铄嘴角牵了一下,向仨人问了一句。

  袁芳等人彼此看了一眼,步练师说道:“太子倒是不会怕,只不过看了那些,心里应该也是不会好受。”

  “要说不好受,二皇子还有可能。”曹铄说道:“知子莫若父,他俩是什么秉性,我还是很清楚。经历了这么多的战事,如今大军驻扎在太子城,以太子的性情他早巴不得杀进河套,再来几场屠戮。这次出征,真正受苦的还是二皇子。”

  “太子应该也不是那么嗜杀。”曹毅是甄宓所出,曹铄当着她们的面说太子对血腥有着很浓厚的兴趣,她当然要在袁芳面前为太子说几句话:“所谓杀戮,不过是为离开清除异族,为大魏长治久安奠定根基。”

  “我不是说他嗜杀。”曹铄回道:“我只是认为太子天生就是战场上的人,从他的身上,我是能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

  “太子能像夫君,当然再好不过。”步练师说道:“夫君征伐天下多年,如今奠定了大魏的不世基业。太子只有如同夫君一样,才能得到天下民心,将来才有可能接管大魏。”

  “大家虽然服用了丹药,看起来年岁都还是不大。”曹铄对仨人说道:“可你们也都知道,丹药只能驻颜,却不能让大家永生不死。年岁越来越大,我也知道早晚有一天要把天下交给太子,所以才会让他领军讨伐异族在战场上打磨锤炼。有句话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说过,心不狠江山不稳。作为皇帝,要是不敢杀戮,只会给自己和大魏带来无尽的麻烦。我要的并不是一个嗜血的屠夫,我要的只是他知道什么人该杀,什么人不该杀。对于该杀的人,千万不能手软而已。”

  “陛下的心思大家都明白。”袁芳说道:“只是太后说的也没什么过错,太子和二皇子如今年岁尚轻,在这个年纪,最容易有所动摇。要是太子和二皇子没能如同陛下所说的那样掌控住杀戮的度,只怕将来接管大魏的会是一个嗜杀的暴君……”

  “暴君不过是天性。”曹铄微微一笑,对袁芳说道:“天性恶劣的人,即便没有经历过战场的打磨,也一定会对血腥有着常人所不存在的渴求。所谓的暴君,正是天性恶劣又坐在了皇帝的位置上,所以才会导致民不聊生,才会逼得百姓揭竿而起,才会动摇皇家根本。太子是我的儿子,我虽然和他接触不是很多,却也知道他天性纯良,内心深处有着一腔正气。只要正气还在,他就不可能做出天怒人怨的事情,就不可能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暴君。”

  曹铄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什么年轻心性不稳,容易被环境带歪,那些都是屁话。一个人的品行,从出生的那天起就已经注定,品行端正的人,虽然也会做出错事,但绝对不会把事情错的太离谱。要是品行不端,即便别人不去带坏他,他自己也会学着去坏。我对太子和二皇子还是有着不小的信心,你们以后也不要太多质疑,只要看着他们将来会如何把路走下去也就是了。”

  “陛下说的是。”袁芳和甄宓、步练师都应了一声,也没人再对太子和二皇子将来会不会走了弯路而提出质疑。

  正打算陪着仨人去袁芳的寝宫说话,曹铄看到一名宫女匆匆往他们这边走来。

  宫女到了他们面前,躬身行礼:“启禀陛下,西凉有信使回来,说是要向陛下禀报战况。”

  “本打算陪你们说说话儿,这会又来了事情。”曹铄向袁芳等人微微一笑:“我先去把政务处置一下,晚些时候再和你们说话。”

  “陛下只管前去,臣妾们等着就是。”袁芳应了一声。

  仨人低头欠身,目送曹铄走远,才往袁芳的寝宫走去。

  “刚才陛下说的那些,不知皇后认同还是不认同?”走了没几步,甄宓向袁芳问了一句。

  袁芳回道:“陛下说的其实和我所想并没有什么不同,两位皇妃要时刻记得,无论什么时候,大家这些做后宫嫔妃的都不要怀疑陛下的决断。但凡是陛下说的,一定有他的道理,大家只要听着也就是了。”

  “皇后说的没错。”步练师也在一旁说道:“有个稳固的后宫,陛下才能用心处置天下大事。大魏对于大家来说是国,对于陛下来说则是家。掌管着这么大的一份家业,陛下每天必定是十分劳累,大家可不能再给他添了麻烦。”

  “皇后和步皇妃说的在理。”甄宓回道:“我并不是质疑陛下的说法,只是有些担心太子,毕竟太子还太年轻,将来还承担着接管大魏天下的重任。像他这个年岁,压在他肩上的担子也是太重了些。”

  “所以他才把二皇子也给带到了关外。”袁芳说道:“大魏的天下,虽然将来会是太子接管,可每一位皇子也都要担待着重任。想要大魏稳固,皇子之间可不能有任何的隔阂。毕竟他们以后,都是要承担起让大魏长治久安的职责。”

  “皇后说的,大家都记下了。”甄宓和步练师一同应了,甄宓说道:“我俩也会敦促其他皇妃,好好教导诸位皇子,让每一个皇子都明白,他们肩膀上承载的是什么。也要让他们懂得,自从来到这个世上,他们就肩负着扶持太子,将来把大魏治理到更好的重任。”

  “后宫能有你们这些明事理的姐妹,我这个做皇后的可是省心不少。”袁芳对俩人说道:“陛下说了,晚些时候要来和大家说话。我寻思着,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摆一场家宴,近来好些日子陛下忙着政务、军务,也没有与大家相聚过。既然有了机会,总得聚一聚才成。”

  “遵从皇后懿旨。”甄宓和步练师领了袁芳的懿旨,各自吩咐身后的宫女请其他皇妃去了。

  她们在后宫筹办家宴,打算请曹铄与嫔妃们聚一聚,曹铄却来到了皇宫前院,在大殿里接见了从西凉回来的信使。

  看完信使送的战报,曹铄嘴角微微浮起笑意:“看来马将军等人在西凉把事情办的还算稳妥。你从西凉回来,路途遥远,也是该劳累了,回去歇着吧。”

  信使领旨退下,曹铄吩咐邓展:“把郭奉孝、陈公台、周公瑾、司马仲达等人请来,就说我有要紧事务与他们商议。”

  (本章完)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