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5章 陶唐之丘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不久,秦笛才学会两首曲子,便告别师傅孔夫子,前往中土玄黄大星域,去寻找传说中的九丘。

  他没有跟任何人同行,因为他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不能与人分享。

  从天市垣,到中央玄黄大星域,距离并不近。

  好在有传送阵能节省时间。

  秦笛首先要找的乃是陶唐之丘。

  所谓陶唐,就是三官大帝中的尧,也就是说,陶唐之丘应该是尧帝发家,或者定居的地方。应该算是圣地了。

  因为三官大帝名声太响亮,而且尧又是四十九位执政仙帝之一,位高权重,人人景仰,没有人敢去惹他,所以寻找陶唐之丘,难度比较小。

  秦笛只花了两年,便抵达陶唐之丘。

  这是一颗很大的星辰,这里并没有被凌霄殿占据,也没有任何厮杀的迹象,不管是仙人还是百姓,全都安居乐业,呈现出一片和平宁静的景象。

  星门的外面也没有天兵驻守,只是在门口悬挂着一块心镜。

  这是一块特殊的心镜,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来到星门之外,被心镜照过之后,心中的恶念就会自动减少一半。而且,如果真的是歹人,心里恶念太多的话,甚至无法承受心镜的照射,自己就会走得远远的,不敢进入星门之内。

  秦笛进入星门后,在附近找到一座仙城,下去问了问。

  有人随口指点:“你问陶唐之丘?那是尧帝仙宫所在之地,从此向西一万八千里,有一片高高的山丘。你去那儿看看就知道了。”

  于是,秦笛出了仙城,向西飞去。

  飞了一会儿,他看到一座高大的山丘,矗立于西方天际。

  来到近前,就见山脚下,绿树掩映之中,有一个硕大的宫殿群,虽然外表看着有些陈旧,但是依然有种气势巍峨的感觉。

  宫殿里还有不少人走来走去,有的在练剑,有的在练拳,也有人在静坐。

  但是秦笛看到,这些人中,最高只有几位金仙,他没有看到仙王出入,更看不到仙帝。

  或许,尧帝平日里并不住在这里。

  秦笛心想:“就算尧帝真住在这儿,我也不能直接登门拜访,我才是金仙而已,只是不起眼的小人物,若没有重要缘由,直接找上门去,未免太突兀了。”

  宫殿的左侧还有一条羊肠小道,依稀可见有人在山路上行走。

  秦笛纵身飞了过去,落在小路上,坐在路边等着。

  不久,他看见一位祖仙中期的老者走过来,便上前搭讪:“请问兄台,你这是去哪儿?”

  那人须发灰白,面目慈祥,笑道:“还能去哪儿?自然是陶唐碑林啊!”

  秦笛问道:“碑林在什么地方?”

  那人答道:“哈哈,跟着小路走,总能走到的。”

  “为何不飞过去呢?”

  “因为这里是尧帝故居,所以大伙儿都心存敬意,宁愿徒步走过去。”

  “多谢兄台,我也跟你过去看看。”

  “好啊,你跟我走吧。”

  秦笛问道:“兄台您贵姓?”

  那人笑道:“免贵姓黄,名霑。”

  秦笛吃了一惊,心道:“不会吧?连黄霑都来了?我这是做梦吗?这世界怎么越来越乱?究竟到了哪年哪月?”

  然而仔细一想,应该不可能,天下这么大,重名的人多着呢!

  “请问黄兄,你是本地人吗?。”

  黄霑笑了笑,答道:“没错,我生于此间,在这里生活很多年了。”

  秦笛拱手道:“小弟从别处来,姓秦名文,还请多关照。”

  “好说,这儿很安静,没有什么凶险。你来到这里,就像回家一样。”

  “请问黄兄,你有没有见过尧帝?”

  “这个嘛,我只在百万年前见过。这里只是尧帝旧居,他平日很少回来。”

  “我刚刚看见不少人住在仙宫中,那都是尧帝的家人吗?”

  “不是的。尧帝将自己的旧居开放,只要是过路的修真人,都可以进去暂住,只要别损坏宫殿便好。走的时候,自己留下几块仙石,以做将来修缮之用。我听说宫里积攒了不少仙石,也没有盗贼过去光顾。”

  “呵呵,说不定尧帝化身藏于其间,谁敢在这里作恶呢?即便没有化身,凭着尧帝的手段,隔空将那人捉过来,还不是杀伐由心?”

  秦笛一面走,一面看着两旁茂密的树林,问道:“请教黄兄,这座山有什么古怪的地方没有?为何能诞生尧帝那样的大人物?”

  黄霑笑道:“尧帝并非诞生于此,他只是成年以后,才来这里静修,也不知道在这里住了多少年。这座山上,就是树多了一些,枝繁叶茂,比别处都要昌盛。”

  秦笛又问:“山上有没有仙树?”

  “那自然是有的,不过这里的仙树很聪明,隐藏于茂密的森林中,就算你走到跟前,也难以找出来。”

  “有没有发现建木?”

  “没有,没有!小树苗有没有不清楚,反正没有高大的建木。”

  “那么,山上有没有仙石矿脉呢?”

  “有!这里的仙气很丰富,有时候走在路上,就能一脚踢出仙石原矿。悄悄挖几颗没人管,但是大规模挖掘就不行了。”

  “是尧帝发话,不准挖掘吗?”

  “尧帝倒没说什么?但是你想啊,这样天下闻名的大帝,没将整座山封起来,已经算是仁慈了!作为外来的仙人,怎么好意思挖断仙脉呢?”

  “没错,多谢黄兄先容这儿的情况。这陶唐之丘,还真是一处风水宝地啊!”

  山很高,山路颇为遥远。

  两个人闲聊完了,秦笛想起前世的鬼才黄霑,禁不住放声高歌:“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旁边的黄霑挠挠头,忽然取出一个胡琴,“吱吱呀呀”伴奏起来。

  “好词,好曲!哎呀,真想不到,还有这样的曲子,让人听了心里震撼,甚至久久难越的修仙瓶颈,都变得有些松动了!多谢小兄弟,你这是你做的仙曲吗?”

  “哎,我哪能做的出来?”

  两个人走了大半天,来到山腰一处宽阔的平台。

  黄霑手指前方,道:“秦兄弟,陶唐碑林就在这里了!这里的石碑都是尧帝亲手开凿的!据说这山上原本有许多仙文遗迹,因为年代久远,地质变迁,显得残缺而又杂乱。是尧帝整理了仙文,将所有的仙文整体切割,镶嵌在碑中,由此构成了碑林。石碑的下面还有尧帝的注解,所以这里很有名,经常有人过来观摩学习。”

  秦笛赞道:“尧帝真是好人啊!要是换一位普通的仙王,说不定要守住这里,让人缴纳仙石,然后才能观赏。”

  又往前走了不远,便看到高高矗立的一块块石碑。

  石碑有大有小,大的十丈高,小的可能不足一丈,这是因为仙文有大有小的缘故,既然是整体切割,就不能将仙文撕裂开。

  每一个仙文都蕴含着天道,平常人很难看出来,但如果戴上天魂眼镜,就能够看清空中蒸腾的天道法则了。

仙藏 /html/book/41/4105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