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五章 分手的拥抱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首歌当然不是肖遥现写的,而是来自于前世青蛙乐队的一首歌。正是由于之前提到了分手的拥抱,肖遥在上台时才想到了前世的这首歌。

  不过实话肯定是不能明说的。看到大家这么热情,肖遥就连是否认这首歌是为这些毕业生们写的也都说不出口,只是微笑着等大家的掌声和欢呼声小了一些之后,才动手拨动了吉他的琴弦。

  这首歌的节奏相对较慢,前奏部分的吉他弹奏中还有滑音。大家听到肖遥弹起前奏后,现场很快就安静下来。

  “我抓、一把懒散的太阳,放在、你要离去的晚上~照亮,大家曾哭过笑过的地方,你是不是会、有一丝彷徨~”

  差不多半分钟的前奏之后,肖遥的歌声响了起来。

  虽然没有麦克风等扩音设备,也没有电子屏幕现场展示歌词,但是宴会厅不大,现场很安静,肖遥的气息很强,吐字也足够清晰,大家还是可以很清楚的听明白肖遥唱的这首新歌的歌词。

  在场的都是艺术高校的大学毕业生,正是文青年龄,也不缺文青的气质。开头一段比较文艺的歌词,立即吸引了全场所有毕业生们的注意力。

  “我点、一盏微弱的烛光,温暖、你为我彼此受的伤~你说,大家的分手不应该是这样,这多少会让人感觉、感觉到失望~”

  歌曲的第二段主歌在旋律节奏上跟第一段差不多,歌词的风格也比较类似,依然是延续了那种温暖中带着伤感的感觉,很多人听着听着,眼睛就红了起来。

  “分手的拥抱,说好要微笑~忍住眼泪彼此祝福你,会更好~最后的拥抱,倔强的微笑~含着眼泪撇开头去说,一路走好~”

  歌曲的副歌部分,也到了点题的地方。

  “分手的拥抱”、“说好要微笑”、“忍着眼泪祝福彼此会更好”、“最后的拥抱”、“倔强的微笑”、“含着眼泪撇开头去说一路走好”,几乎每一句都打到了现场的这些毕业生们的心里。因为就在不久前的“拥抱潮”中,这些不是精准了描述了他们的动作就是描述了他们的心态,完全就是刚才他们拥抱告别情景的真实写照。

  “我等、一片心中的艳阳~好让、一切都变得晴朗~明天,大家的世界会变得不一样~今天大家一起唱,陪你在路上~”

  一段吉他的solo间奏后,歌曲来到了第三段的主歌部分。与前两段主歌略显伤感的氛围相比,这一段歌词显得更积极了一些,一些已经开始偷偷抹眼泪的女生也悄悄的抬起了头。

  “分手的拥抱,说好要微笑~忍住眼泪彼此祝福你,会更好~最后的拥抱,倔强的微笑~含着眼泪撇开头去说,一路走好~”

  第三段主歌之后,接下来又是一段副歌。第二次的副歌跟第一次完全一样,现场的一些毕业生们已经忍不住跟着一起小声的哼唱起来。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忍住眼泪彼此祝福你,会更好~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含着眼泪撇开头去说,一路走好~”

  在歌曲的结尾部分,依然是一段副歌的旋律,不过肖遥没有唱全,两句都是将前面的部分改成了哼唱,只保留了后面的部分,好像也就是要强调后面那两句“会更好”和“一路走好”的祝福话语。

  随着最后轻轻扫过了吉他上的几根琴弦,肖遥的歌声和琴声一起停了下来。整首歌曲结束,肖遥低头向台下的毕业生们鞠了一躬。

  “哗~”

  “好!”

  台下的毕业生们大声的鼓掌叫好道。

  “讨厌!”忽然有个声音喊道。

  大家转头看去,发现喊话的这个女生正低头摸着眼泪。再想想自己此时的心情,不由都红着眼睛看向了肖遥。

  肖遥一点儿都不奇怪台下毕业生们的表现。这首歌的名字乍听起来感觉像是一首恋人分手的苦情歌,但其实确实是一首原编辑写给毕业学子们的歌,描述的就是毕业之后兄弟姐妹们毕业之后各奔东西之时的告别之情。这首歌跟现在的这个场合非常契合,很容易就能引起现场毕业生们的共鸣,唱哭大家几乎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那个,这首《分手的拥抱》送给大家!”肖遥再次低头弯腰道,“希翼各位师兄师姐的未来会更好。以后的路,一路走好!”

  “哗~”又是一阵掌声响了起来,还有一些在喊着“谢谢!”

  肖遥在掌声中快步走下了舞台,将吉他还给了陈放,回到了赵瑞旁边的座位上坐下。

  “来!”一位男生举着酒杯站了起来,抬手绕了半圈,大声的对现场的所有人道,“我建议大家所有人一起敬肖遥一杯!感谢他为大家写的这首歌,感谢他把此时大家要对彼此说的话变成了歌,帮大家唱了出来!”

  “对!是得敬一个!”现场的人纷纷响应,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面向肖遥举起了酒杯,就连赵瑞也不例外。

  “唉哟,谢谢大家!”肖遥赶紧双手端着酒杯站了起来,抬手向众人示意了一下,也不等他们敬酒的先动,就一仰脖子干了自己杯中的酒。

  站着的众人见肖遥这么痛快,也都喝干了杯里的酒,这才叫着好的各自落座。

  “八一!”坐下来的赵瑞有些激动的拍了拍肖遥的肩膀,“今天带你来,我不悔恨!”

  “可我觉得我可能会悔恨!”肖遥看着已经脸色已经通红的赵瑞,在心里嘀咕道。

  肖遥的那首歌之后,没有人再上台表演。此时吃是已经吃的差不多了,现场的主要活动就是喝酒。不知道是不是肖遥的那首歌再次激起了毕业生们的告别伤感之情,后半段大家似乎喝得更加猛了。

  不知道是肖遥的那首歌再次强调了今天的主题还是大家喝多了之后顾不上,除了那次唱完歌后所有人集体敬了肖遥一次外,后面倒是没有人再来找肖遥喝。

  根据肖遥的无聊统计,这一场酒下来,这四十多人里有八成以上都不只一次去过卫生间。而从去卫生间前后的状态来看,去卫生间吐过的起码超过了两位数。不过去卫生间吐过的并不是状态最差的,状态最差的有三位,两位直接趴在了桌上,还有一位靠墙坐在地上,都不起来了。

  这最差的三位里,其中就有性子豪爽,人际关系非常好的赵瑞。看着满脸通红、趴在桌上的赵瑞,肖遥发现自己一语成谶,真的只能扛他回去了。

  喝到晚上九点多钟,这场散伙饭终于是要散席了。三个班级里尚算清醒的学生中的班干、骨干学生安排着让没喝醉的同学将醉得利害的同学送回家或者学校宿舍。由于肖遥在场,赵瑞就被交给了肖遥。

  赵瑞虽然没有跟肖遥一样从学校的宿舍搬出去,从住读变成走读,但他家就是燕京的,早在毕业典礼之前就已经将宿舍里的东西都搬了回去。此时赵瑞的学校宿舍里已经没东西了,也没法住,肖遥只能将他送回家去。

  他们所在的酒店距离燕电不远,他们是直接走过来的。因为知道散伙饭肯定得喝酒,肖遥也没有让孙婷婷等人给他留车,此时只能是打车或者叫车送赵瑞回去。

  赵瑞已经喝得神志不清,没法自己走路,肖遥可不想带着个喝得神志不清的人在大马路上拦车,便先用手机上的叫车App叫了个车,等车差不多到酒店门口了,这才动身。

  虽然是车来了才动身,但从酒店宴会厅到上车,从下车到赵瑞家门口的这两段路,肖遥还是不得不背着赵瑞。

  背着赵瑞走向赵瑞家的大门时,肖遥忽然想到了自己初中毕业时陈明飞背着回家的场景。那次是自己装醉骗陈明飞背自己回家,这次自己却是不得不背着一个真醉的人送回家,想来也是一种“报应”了。

  不过肖遥的体力可比当初的小胖子陈明飞要好多了,即便赵瑞的体重比他还重,他也是比较轻松的背着赵瑞走到了赵家门前,按响了门铃。

  门铃响了没两声,大门就打开了。

  “哎呀,怎么喝成这样?”开门的是赵瑞的姐姐赵茹,见到肖遥背着赵瑞站在门口,赵茹赶紧侧身把肖遥往里让:“快进来!”

  “毕业散伙饭,石头的性子又是豪爽大气,喝成这样是很正常啊!”肖遥边进门边笑道,“茹姐你等在这里,不就是料到石头会是这样回来么?”

  赵茹三十多岁,已经结婚生子,婚后是没有跟赵涛夫妇住在一起的。此时等在这里,显然就是预料到赵瑞今天可能会躺着回来,特意留下来帮忙照顾赵瑞的。

  “回来了?”客厅里的赵涛迎了出来,看了闭着眼睛趴在肖遥背上的赵瑞一眼,伸手对肖遥道,“八一,谢谢你了!来把他给我吧,我给他直接背回他房间去!”

  赵涛是当年五个家庭的爸爸中年纪最大的一位,今年都快六十了,不过一直是演硬汉角色的他身材和身体状态都保持得很好,现在看起来也依然是比较魁梧的样子,背赵瑞上楼似乎也不在话下。

  不过肖遥还是侧身让过:“不用了,赵伯伯,我背他上去!”

  “行!”赵涛也不勉强,前面领路道,“那就辛苦你了!”

  肖遥背着赵瑞,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赵瑞的房间,将他扔到了床上。

  看到赵茹和赵瑞的妈妈拿着水杯和毛巾跟了进来,肖遥对赵涛道:“赵伯伯,石头我送回来了,那我就回去了!”

  “好!”赵涛也不挽留,“今天辛苦你了!”

  “八一啊,今天真谢谢你了!”赵瑞的母亲也对肖遥道。

  “没事儿!”肖遥摆了摆手,又提醒赵涛道,“对了,大家明天中午的飞机去美国,万一石头没睡醒,您得早点儿叫叫他!要飞十几个小时呢,飞机上有的是时间让他接着休息!”

  “放心吧,误不了!”赵涛道。

  几个年轻人在筹备跑酷影片的时候没有跟家里说,但真正到了实施阶段,几十上百万的钱拿出去,这个肯定是要跟家里说明的,所以这些人家里也都知道了肖遥他们要去美国拍跑酷影片的事情。

  “那我就回去了!”肖遥告辞道。

  “走,我送你,让她们娘俩儿照顾这小子!”赵涛领着肖遥下楼,“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叫个车就行了!”肖遥赶紧摆手道,“您别麻烦了!”

  “好吧,”赵涛知道肖遥一向独立,也不坚持,不过还是嘱咐道,“路上注意安全啊!”

  “知道了!”肖遥点了点头,告辞了赵涛。

  从赵家出来,肖遥没有耽搁,叫了个车就直接回了家。肖遥家里,肖思齐夫妇和林启三小两口也在等着肖遥。

  肖遥回来后,林启三先是兴致勃勃的拉着肖遥问了一番赵瑞散伙饭上的事情。

  林启三经历过初中高中的毕业,不过中学和大学的差别还是非常大的。一个是中学毕业还没有或刚刚成年,心理的成熟度和自由度跟大学毕业没法比,另外一个是中学毕业还不一定有聚餐吃饭,就算有,也是班级为单位,而不是这种全系的活动,所以这个感觉应该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肖思齐和叶嘉颖都读过大学,但她们毕业都二十多年了,年代不同,情况不同,也很有兴趣在一旁旁听。

  “你把他们不少人唱哭了?”听肖遥说了赵瑞散伙饭的经过,肖思齐最关心的果然还是跟音乐有关的东西,“那首《分手的拥抱》是什么样的啊?唱给我听听?要不大家现在去把它录出来?”

  “去,八一明天就要去美国了,你现在让他去录歌?”叶嘉颖白了肖思齐一眼,转过头开始嘱咐起肖遥,“八一啊,你这又要去美国了,我跟你说啊,你要注意…”

  虽然肖遥一直很独立,出国的次数也不少了,父母表面都说是不太担心,但只要是从家里出发,每次叶嘉颖都少不了要拉着肖遥絮絮叨叨的叮咛嘱咐一番。

  肖遥知道这是很多父母的惯常表现,也没有什么不耐烦,很是虚心的连连点头称是!

  应付完林启三和有些絮叨的叶嘉颖,肖遥回房间洗澡换了身宽松闲适的衣服。今天晚上肖遥喝得不多,此时又不算晚,肖遥的精神头不错,干脆拿出电脑和相机,弄起了那个静态影片的后期。

  这个静态影片只是网上发布,去了美国之后也可以弄,但肖遥拍它的一部分初衷是为了让燕电这一届的一些毕业生能有一个拿得出手的代表作,以后找工作容易一些。现在他们已经毕业,已经面临着就业的问题,既然现在有时间有精力,当然是越早弄出来越好。去了美国之后要忙拍影片的事情,谁知道到时候还顾不顾得上?

  做了这二十多张照片的后期和配文之后,肖遥又用这二十多张图片做了一个视频,分别发到了一些比较知名的摄影网站、视频网站和影片网站上。

  这些全部做完,时间已经到了凌晨,肖遥的困意也上来了。不过想到明天飞机上还有大把时间可以补觉,肖遥又强打着精神继续上网看了看自己关心的事情。


娱乐玩童 /html/book/37/3703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