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2334章 跳下烈火窟

第2334章 跳下烈火窟

进入新版阅读   轻歌饮完酒,怕身上以及说话时染有酒气,特地沐浴洗漱换上一身清香后才回了房间。

  以往啊,她累了倒头便睡,争分夺秒的歇息,又争分夺秒的修炼和思考。

  而现在有了小包子,不用人提醒,自己也会注意些。

  轻歌掀起锦被钻入被窝,小包子闻着清香翻了个身子窝进了轻歌的怀里,熟睡之时还在轻歌怀中蹭了蹭。

  与此同时,神域。

  金碧辉煌却又冷清的宫殿,空虚大步流星走进宫殿之内,正逢侍女从殿内走出。

  侍女手上端着已经凉透了的汤药,看见头戴斗篷的空虚,侍女行礼:“方狱大人。”

  “她不喝药?”空虚问。

  侍女摇头,“夫人不喝药,身体又虚弱,奴婢也不敢强行喂药。”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嘎吱——

  殿门打开,空虚拿着包裹走进去。

  阎碧瞳坐在床榻上,抱着双膝,状若癫狂,“我儿是东帝了,我儿是东帝了……”

  阎碧瞳轻声呢喃,不停重复这一句。

  空虚走至床畔,居高临下俯瞰着阎碧瞳,擒住阎碧瞳下颌,“你想做什么?”

  阎碧瞳面色惨白,发出笑声,“我若死了,日后你便不能拿我威胁她了。”

  空虚心脏咯噔一跳猛然往下沉去,脸色都差了许多,黑如锅底般。

  他一直利用夜轻歌来威胁阎碧瞳,让阎碧瞳活下去,然而,不知为何,当阎碧瞳偶然得知夜轻歌成为东帝之时,忽然一心求死。

  空虚恍然大悟,终于明白。

  如今的夜轻歌,做到了阎碧瞳曾经想做的。

  阎碧瞳出生落花城阎府,却是壮志凌云,誓要闯出一番天地来。

  在几十年前,阎碧瞳曾笑着对他说,日后,她要凌驾于九霄层云之上,要笑看众生喜怒,草木凋谢。

  然而,二十年来,阎碧瞳一直被他幽禁,便是有一飞冲天的羽翼,也早已被他给生生折断,纵使有钢筋铁骨,也被他一寸寸地敲碎。

  阎碧瞳以为自己是在变相的保护轻歌,可当知道她儿成为东帝之后,她便犹如醍醐灌顶,幡然醒悟。

  她的女儿并非池中物,日后定能站在九霄,若空虚要对付夜轻歌,就会拿她作为威胁。

  阎碧瞳闭上眼,笑的凄冷。

  “空虚,你真可怜。”阎碧瞳满目嘲讽。

  空虚抿紧唇瓣,却是不语。

  阎碧瞳轻松挣脱掉空虚的桎梏,她坐在床榻,缓缓解开衣裳。

  “你这二十年来,不就是想要得到我吗,好,我把我献给你。你这么可怜,我真是于心不忍呢。”

  阎碧瞳唇角嘲讽的笑完完全全刺痛空虚,正是当心一箭。

  空虚脱下外袍,丢在阎碧瞳身上,“你把自己当什么了?”

  “不,是你把我当什么了?我是人,不是畜生,你把我圈养在这看似华丽富丽堂皇的猪圈,你害我不能修炼,害我失去了自己的天地,有家回不去,有儿见不到,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思呢?”

  阎碧瞳用尽全力歇斯底里的哀嚎,忽然,她笑了,那双眼眸里不再是仇恨,而是无尽的空洞。

  她清灵的像是蝶儿,心好似已随灵魂远离此处。

  飘渺如烟,难寻难捉。

  看着如此飘渺仿若随时成空的阎碧瞳,空虚的心中,百般的不是滋味。

  像是肝肠寸断,疼痛断骨。

  眼前他爱了半辈子的女人,好似随时就会消失不见般。

  空虚想到那个包裹,急急忙忙去寻包裹,将包裹打开。

  他把包裹里面的小孩衣裳,还有几幅画取出,“夜轻歌早便生了个孩子,五岁大,很可爱。”

  空虚想要激起她的求生欲,他情愿她痛苦她崩溃去怨他恨他,也不愿看到这样心如死灰像个傀儡的阎碧瞳。

  至少,愤怒怨恨的阎碧瞳是有灵魂和烟火气息的,而非行尸走肉。

  他要一个人,而非一具尸体。

  “他叫姬晔。”空虚见阎碧瞳眼中起了丝丝波澜,连忙道。

  阎碧瞳的手不由握住小包子的衣服,眼神落在画像之中。

  好似一刹那,火树银花绽放,荒地开出了百花,暗夜等来了破晓。

  “姬晔……”

  阎碧瞳指腹轻抚画像上的小包子,突然,阎碧瞳眼神变得凶狠。

  她将凶残地把所有画像撕碎。

  不!

  她不能有软肋。

  这么小的孩子,一旦她表现出欢喜之情,空虚一定会下手。

  她做不了什么,她早已发现,她的存在,于轻歌来说,便是个祸害。

  像她这样懦弱无能的女人,他日如何见自己的女儿?

  她不愿自己成为刺向轻歌的那把利器。

  阎碧瞳的激烈的反应,超乎了空虚的意料。

  以往,阎碧瞳一旦表现出心如死灰,他便拿出阎碧瞳的亲人来威逼利诱,阎碧瞳最后都会乖乖听话。

  这一次,究竟为何不一样了呢?

  就连那个孩子,也不能点燃阎碧瞳的希翼之火吗?

  “空虚啊空虚,几十年过去,你还是一成不变呢,这样的套路花样,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劲糟糕。”

  阎碧瞳笑着说。

  外侧,传来侍者通报的声音:“方狱大人,神主要见你。”

  “碧瞳,你以为你能骗过我,你若不听话,这个孩子,不久后便会是一摊血水!”

  “你且沉着沉着。”

  空虚愤怒起身,朝外走去。

  阎碧瞳望着空虚的背影,眼中一抹狠戾色。

  神主所在之地,为神域冰宫。

  冰宫之中,冰封雪飘,几座山丘延绵。

  空虚在侍者的带领下,走至冰殿前。

  这座冰殿,不能装饰品还是墙壁屋檐,都是用以最剔透的冰建造而成。

  打开一扇冰门,冷气呼啸而出。

  空虚裹上了御寒的上品融冰甲,才敢走进冰殿内。

  冰殿。

  寒气缭绕,遮人视线。

  一座寒冰椅,神主坐在上面。

  在神主旁边,是一座冰棺,冰棺之中是……神王!

  “来了?”神主问。

  “是。”

  “东帝近来如何?”神主又问。

  空虚回答道:“她的敌人太多,处境相当困难。”

  “半妖之事?”神主语气冷寒几分。

  空虚感到威压,连忙道:“神主不必担心,夜轻歌统御半妖之能是否逆天,等她去西洲朝比便可知。西洲半妖成群,闻风丧胆,尤其的可怕。若她当真有统御半妖的本事,等她把天域所有半妖召集起来,到时以妖女之名把夜轻歌斩杀于刀下即可,而那些半妖,都会为神主所用。”

  “嗯,神王何时苏醒?”

  “快了,少则半月,多则三月。”

  “下去吧。”

  “……”

  空虚走出冰殿,便见侍女急匆匆过来。

  空虚心中陡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侍女瞧见空虚,小跑过来,哭着说:“夫人跳下烈火窟了。”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