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鲲鹏有悔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玄武裂天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鲲鹏有悔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冷若宣蔓妙玲珑的身躯,轻缓的扭动着立起身来,伸出青葱般的纤纤玉指,小心的拭去嘴角的血渍,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发絲,一双眼睛虽不乏妖娆柔情,却又蓄含着冷漠铁血,身上的气势变得凌厉霸道起来。

  "还要继续吗?"云天星折扇轻摇,气定神闲的望向冷若宣,带着些许戏谑的出声道,他的出手很有分寸,知道对方只是受了点轻创,仍有一战之力,以她的身份地位,自然不会就此轻易认输,一定会不惜一切的找回颜面来。

  "你认为我有这么弱么?这只是刚开始而已!"冷若宣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血渍,仍是柔柔的道:"接下来,我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会这样红?"话落,身上的妖娆妩媚之态荡然无存,代之而来的是大海波涛般的气势,犹似潮汐般一浪接一浪的朝着云天星席卷而去。

  云天星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凝,对方此时表现出的气势比之前强大何止一倍,其中更是还蕴含着精神攻击。谁若是小瞧了女人,尤其是从天圣学府出来的女人,暗中阴起人来,更是防不胜防,甚至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怎么可能?"冷若宣的娇躯微微一震,这一瞬间,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差点蹦了出来;"我的精神力已达到化虚成影的地步,怎会遭到反震?"

  一众观者隐约可见虚空中有絲絲虚影闪烁,连空气都泛起一层波纹涟漪。知道这是双方精神力的相互撞击,都是忍不住的抽了一口冷气。

  精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便会化虚成影,说明这已无限接近实质化,不仅能细致如微的感之到方园数里內的风吹草动,还能融入气势中,形成强大的威压。若进一步凝聚成实质化,就能可以直接对灵魂展开攻击。甚至一道眼神,一个念头,都能在瞬间杀人于无形。

  事实上,冷若宣一直就沒弄清过云天星的实力,因为许多选手都以秘法隐匿起的真实修为,她自己同样有所隐藏,尤其是在精神力方面,至少在她认为应该是同阶无敌。这是她的一张秘杀底牌,不到关键时候轻易不会动用。谁知道……她此时只感觉大脑一阵晕旋,所幸对方此刻并未出手,否则自己必败无疑,甚至便成白痴都有可能。

  冷若宣心中暗自冷笑对方失去了一次必杀之机,不过还是很有风度的出声提示道:"小心了!"手中的翠绿玉尺高举过头顶,一团碧色的光华如百川归海一般,朝着玉尺之上汇聚,闪动着莹莹波光。

  量天尺! 简单地一尺隔空挥出,风云卷动,一道百丈长的尺影出现在了云天星的头顶上方,呼啸着当空砸下。

  轰!巨尺狂暴地落下,传出一声砸碎峰岳山岩的声音,闻之让人直觉毛发倒竖,漫空都是烟尘弥漫,沙石飞溅,坚硬的战台地面上骇然出现了一道数丈长的沟痕。

  这一尺砸落的时候,已将空气中的水份抽空,相当于无形中禁固了空间,限制了对方的行动。但,云天星的身形却是静静地出现在沟痕边沿,一身白衣仍是点尘不沾,沒人知道他是如何轻松的闪过了的?

  冷若宣冷哼了一声,又是一尺相继挥舞出,尺影一阵变幻,化作了一只硕大无比的鲲鹏,云天星微一侧身的刹那,犀利如刃的爪风堪堪擦身而过,惊险至及。

  鲲鹏有悔!一只巨大的鹏影突然冲天而起,只在空中微一停顿,瞬间锁定住云天星的身形,一声震天嘶鸣,随即凌空俯扑而去。

  一众观战的见状都是纷纷惊嘘出声,都在闷心自问,异地而处,自己是否能躲过这恐怖的一击?结果是避无可避!

  因为"鲲鹏有悔"这一招,最奇特之处,不仅仅是它的气势威压惊人,更在它能准确地锁定对手的位置,命中目标。也就是说,被锁定的目标无论如何移动,闪避,但他下一刻出现的地方,一定会是这一击攻向的地方。

  然而,云天星却出人意料的没流露出一点想要躲闪的意思,而是轻缓地抬手一掌拍向虚空,掌影迎风暴涨,化成了一只擎天巨掌。

  噗!鹏影悬在空中,鹏爪像是抓在一面铜墙铁壁之上,再也不能稍有分毫挺进。云天星身形就像是大海中的灯塔一般傲然挺立,脚下寸步未移,擎天巨掌当空一握,庞大的鹏影顿时被揑得爆裂开来。

  "怎么会这样?"已经挑战成功,此时已名列第六的殷空悬,阴沉着脸,喃喃地道;"这一招"鲲鹏有悔",也称得上是一招绝学,就算我被锁定,也很难轻易脱身。"

  "你说得没错,换着我也是如此!"一旁的虚月亭已轻松的击败了排第四的千竹峰选手,此时也一脸凝重的点点头道:"但,对方的那一掌,看上去十分随意,实际上,却是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瞬间闪动了数十次。所以,无论鹏影如何变幻方位,都在这一掌的笼罩下。不过,冷师妹应该还有后招!"

  果然,两人言谈之间,埸上再度发生了变化,冷若宣的眼睛中透出一絲阴冷的笑,那是猎人看见猎物掉进陷阱时的特有笑意。这种笑意充满着危险的信号,令人心中顿生警讯。

  只见冷若宣的玉臂一振,溃散的鹏影又瞬间重新凝聚成形,前方的空气像是有形的一般,被犀利的鹏爪撕开,发出一道"噗嗤"声响,如同一块布料被割裂开来一样。

  爪影如钩如刃,突然加速,快得有如一道流光飞逝,伴着一声尖厉的嘶鸣,已奔电般的朝着云天星的顶门俯抓而去。

  尖厉的嘶鸣声无孔不如,幅射的音波从七窍中灌入,令人脑内顿觉一阵嗡鸣,出现刹那的空白。两只犀利的鹏爪,像是乘着声音的翅膀,充满了凛冽的狂霸杀机。

  云天星神色一片平静,像是对这诡异的音波攻击充耳不闻,给人一种波澜不惊的感觉。直到鹏影的怒爪已距离头顶不足三尺,这才突然竖掌为刀,正正地斩在俯冲而下的鹏首之上,沒有任何强大惊人的气息波动,只听"噗"的一声闷响,庞大的鹏影便一下爆裂了开来,化作点点精光,消于无形。

  两道人影飞速的交错而过,掌刀,爪影交击,爆出一蓬璀璨光华。巨大的气劲狂流掀起一阵强风,刮得一众观者的脸上阵阵生痛。

  全埸一片寂静,冷若宣回转过身来望向对方,但见云天星低垂着手背之上有一道殷红的爪痕,尤为醒目,有血从中渗了出来。

  "好!"一众天圣学府的选手顿时响起潮水般的叫好声,像是在渲泄着闷屈了许久的沮丧情绪,荡起一片掌声。

  冷若宣却是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玉臂处传出一絲隐痛,垂目一看,仍是完好无损,刚轻舒了口气,便听见手臂处发出一声衣衫破裂声音响起,白晰光滑的肌肤表层,肉眼可见的在缓缓地龟崩裂开来,里面的血一下涌了出来,衣袖顿时染成一片腥红。一惊之下,飞快的在肩头点了几下,血才被止住。

  见到冷若宣的手臂上骇然裂开一道数寸长口子,同样有血渗出,振奋的欢呼鼓掌声方才响起,顿时便嘎然而止。

  这招"鲲鹏有悔",足可撕裂一头帝级妖兽,却只在对方的手背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爪痕,而自己的手臂却被对方的掌刀斩出一道口子来。看上去像是互有损伤,实则,是个人都看得出谁的伤势要重些。

  虽说这点皮肉小伤,对于强大的修者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在气势上和心理上,却是有着不小的影响。

  "你果然够强,没有让我失望!说实话,已经很久沒有尝到这种受伤见红的滋味了。"冷若宣咯咯的娇笑出声,这笑声中包含着诸多情绪;"不过,要想击败我,也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唉,修为还是稍弱了些,否则,你的这条手臂就彻底摆脱了。"云天星带着些戏谑的轻叹了一声,听得人汗毛一阵倒竖。

  冷若宣闻言也是面色一寒,便刚才排空了的內心负面情绪,怒意杀机顿时难以抑制的沸腾起来,一道惊人的气息从她他的身上升腾而起,像是一下打开了体内的什么封印,恐怖的气势顿时像潮汐般的奔涌而出。阳光下,仍可见无数的晶莹水滴,像是从她的头顶上空冲涮而下,滚滚涌入体内,整个人肉眼可见地膨胀了一圈,浑身上下顿时包裹着一件碧光闪烁的铠甲。

  铠甲之上,密布着一片片的鳞片,就像是披着一层龙鳞,光华流转,一双手掌竟然蜕变成了一双犀利如刃的鹏爪,散逸出一股惊人的凶唳之气。

  "鲲鹏铠甲!"云天星淡然地道,似对扑面而来的惊人威压,浑然不觉,没一点危机当前的觉悟。

  "能够逼出我的鲲鹏铠甲,足可自傲了!"冷若宣的口中发出一声低喝吼,似若鹏啸,一双鹏爪之上青光流转,杀机凛然。

玄武裂天 https://www.lnwow.com/html/book/2759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