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苍穹九变 > 2644.第2640章 一群蝼蚁

2644.第2640章 一群蝼蚁

进入新版阅读   神月战弓号之上,苏阳安然回归,扯去人皮,摘下斗笠,嘴角的邪笑更盛三分。

  对此,众人一看便知苏阳的此行必然十分顺利,应该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大家果然都足够了解苏阳,而这一次也确实收获不小,不仅成功搞清楚光之圣女和时光之间的真实情况,还埋下了一个大大的棋子,将来必然会有意料之外的收获。

  不过这终究只是一个小插曲,并不会对苏阳此行的目的有任何影响,略微调整一下情绪之后,苏阳就严肃的说道:“好了,此事暂且不提,接下来大家将要正式进入修真联盟的势力范围,不可马虎大意。”

  众人肃然点头,心里面都明白苏阳的意思。

  实际上,在此行出发之前,苏阳就已经言明,他虽然在大天道三千域之界的收获不小,可是这里的水太深太浑,仍然有许多他不太了解的地方。

  比如说修真联盟,虽然早有耳闻,知乃是窃道偷天之贼组建的势力,但是对于大天道三千域之界的窃道偷天之贼们,苏阳并没有过太深入的接触。

  亦或者说,唯一一次接触,还是当初在深渊之城,与修真联盟的一群至尊、道尊有过一次照面,却没有任何交流。

  到是纯阳子与窃道偷天之贼们有过一定程度的接触,但并不是特别深入,且双方都是处于互相利用的情况之下。

  再加上现在纯阳子陷入沉睡,下一次苏醒不知会在何时,关于仅有的一点情报,基本上是不能指望。

  也就是说,此次深入修真联盟,若是一切顺利还好,若是遇到一些什么意外,大家一定要做好应急的准备。

  当然,苏阳也不是什么准备都没有,比如说用通天神木的树皮炼制而成的人皮伪装,便是苏阳为此行做的准备。

  毕竟,玉清天尊可是活的先天之灵,还是那种完好无损的超级老怪。

  因此神月战弓号或许能够瞒过通天神木,却未必能够瞒得过玉清天尊这位先天之灵。

  所以苏阳并没有驾驶着神月战弓号直接进入修真联盟的势力范围,而是选择在边缘外停下,然后使用通天神木的树皮进行伪装,摇身一变,重新变回容貌粗狂豪迈的刀客。

  战平安、聂凌波二女,及李耳也不例外,虽说没有人认识他们,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苏阳还是在此基础上炼制了足够数量的人皮伪装。

  于是乎,除了苏阳扮演的豪迈刀客,还有一位披甲的女将军,一位短发女剑客,及一个放牛娃。

  是的,苏阳就是故意的,他为李耳炼制的人皮伪装,就是一个放牛娃。

  当李耳穿上人皮伪装,从一个鹤发童颜的长者,变成一个呆头呆脑的大头娃娃以后,即便是好脾气的李耳,也是哭笑不得,薄有微词。

  可苏阳丝毫不给李耳反驳的机会,言明他有一头青牛,而且这种强烈的反差,才会更加混淆他人的视线,没什么比这更合适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李耳反驳无用,仍不放弃的挣扎道:“刀客、剑客、女将军、放牛娃,你不觉得这样的组合,有些太过于怪异吗?”

  苏阳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望着战平安和聂凌波二女问道:“有吗?”

  二女掩嘴偷笑,虽然明知道苏阳是故意的,但这时候也是忍不住陪他胡来,纷纷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李耳无言以对,含着泪接受现实。

  尔后,苏阳又唤出黑鳞,让黑鳞充当战平安的坐骑,毕竟身为女将军,怎么可以没有合适的坐骑呢?

  黑鳞对此到无所谓,反正它咋样都行,只要不被天天养在灵兽袋中,就是欢天喜地。

  就这样,一系列的伪装就此完成,凭借通天神木树皮炼制成的人皮伪装,苏阳相信就算是先天之灵,恐怕也别想辨别真伪。

  不过这并不表明苏阳等人可以安然行走在修真联盟,毕竟修真联盟可是有着非常完善的制度,玉清天尊也没有傻到随便来一个人,就能够冒充修真联盟成员的。

  所以想要更好的伪装,说不得还需要一些别的手段。

  好在,苏阳此行的目的并不是直接加入修真联盟,而是先抵达大天刀域,拜见自己的老师天刀道尊以后,再详谈接下来的事情。

  因此苏阳除了伪装成为修真联盟的一员以外,还可以凭借大天刀域刀客的身份行走。

  莫要忘记,苏阳当年可是在大天刀域,接受天刀道尊的指点数百年,这数百年的时间可不是白过的,对于大天刀域苏阳可是相当了解,并且还有相应的身份证明。

  而苏阳在大天刀域的身份证明,相信以天刀道尊对苏阳的喜爱,是断然不会取消的。

  也就是说,如无意外,凭借大天刀域的身份证明,应该会非常顺利。

  当然了,还是那句话,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天刀道尊喜欢苏阳,并不代表别人都喜欢苏阳,万一天刀道尊那个不开眼的弟子,私自取消了苏阳的身份证明,也是极有可能的。

  另,这里毕竟是修真联盟的地盘,大天刀域目前也是修真联盟的一份子,所以大天刀域的身份证明是否有用,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总而言之一句话,是否可行,姑且一试便知。

  就这样,苏阳收起神月战弓号,化身成为刀客,伙同聂凌波、战平安、李耳,及一头黑豹,一头青牛,直奔大天刀域所在的区域。

  一路上,苏阳这样的组合真的十分扎眼,让人实在想不明白,这刀客、剑客、女将军、放牛娃是怎么凑在一起的。

  最搞笑的是,还真有一头牛,一头可以在虚空行走且一步千里之遥的大青牛。

  故,在所难免的,苏阳这样一个组合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一群身背剑匣,身着白衣,动作整齐一致的修士,阻挡在苏阳等人的前面。

  “打?”战平安多日里没有战斗,手中无极战矛早就饥渴难耐,骑着黑鳞特别的蠢蠢欲动,想要先打一场再说。

  而这一群修士的修为并不高,清一色的法尊境,但动作整齐一致,明显擅长合击之术。

  可就算是非常擅长合击之术又如何?

  法尊境终究是法尊境,或许能够缠住一般的至尊,但是绝对不是战平安这个层次的对手,恐怕一矛砸下去,死的不剩几个人,那梁子可就结大了。

  因此苏阳第一时间制止蠢蠢欲动的战平安,冷淡无比的向前几步,取出大天刀域独有的身份证明:天刀令,微微一晃,铿锵道:“大家替道尊办事,奉劝诸位别不识抬举。”

  闻言,这群尚算年轻的修士们,顿时一个个脸色大变。

  天刀令,只有大天刀域的真正刀客才有资格拥有,并且还必须得到天刀道尊的首肯才行。

  也就是说,持有天刀令的存在,乃是天刀道尊的身边人,不是亲传弟子就是近卫亲信,并且都是实力非凡的高手。

  惹不起,一般人还真惹不起!

  所以这群年轻的修士只要脑子没有秀逗,理应老老实实的让路,莫要沾染是非。

  可怪就怪这群年轻的修士,似乎出身来历都相当不凡,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有自信,领头的那位,直接毫不留情的说道:“什么狗屁天刀令,这里是修真联盟,不认你们大天刀域那些破玩意儿!”

  铮~!

  长刀出鞘,举刀便斩,一柄天刀横贯星空,携以无边锋芒落下,须臾之间,一颗头颅高高飞起,脸上还残留着飞扬跋扈的模样,只是有些死不瞑目。

  静!

  突如其来的变故当场惊呆了这群年轻的修士,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望着苏阳,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当即就勃然大怒道:“好大的狗胆,你可知道……。”

  铮!

  刀吟声再一次响彻星宇,雪亮的刀芒看起来分外刺眼,那犹如实质的刀意,更是刺激的在场每一个人汗毛倒竖,心生绝望。

  而就是伴随着这种绝望,又一个头颅高高抛起,死不瞑目。

  “记住,祸从口出,我大天刀域还轮不到你们一群毛娃娃玷污!”苏阳微微一甩,鲜血飞溅,刀身雪亮光滑,未染丝毫血迹,看起来十分的不凡。

  四周再次一片鸦雀无声,因为苏阳的刀还握在手中,如悬在头顶,谁也不知道他下一刀会干脆的斩向谁。

  “结阵!”

  一时间,这群年轻的修士再也不敢叫嚣,断喝一声,就互相形成配合,结成一座看起来威力相当不俗的剑阵。

  铿铿铿~!

  一枚枚剑匣打开,一柄柄飞剑升空,如江河归流,凝练如一,化作一条剑河,遥指苏阳,随时都有可能全力落下。

  冷笑一声,苏阳仿佛看不到来自剑阵的威胁,单手提刀,高高扬起。

  却不料,苏阳这一刀还没有落下,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战平安,直接暴喝一声:我来。

  话音落下,战平安就骑着黑鳞,跃至剑阵前方,手中无极战矛一打,力贯寰宇,夹杂着无边的惊天神力,凶狠无比的落在剑阵显化的剑河之上。

  嘣~!

  天惊,地动,一柄柄飞剑组成的剑河,当场炸成无数碎片,所有飞剑无一幸免,全部都被无极战矛上蕴含的力量彻底摧毁。

  同时,被摧毁的还有那群年轻的修士,部分人直接炸成血雾,部分人则当场重伤,几乎是全军覆没,被战平安直接一矛打爆,就是如此的暴力。

  可是造成如此战果的战平安,整个人都有点懵,回头望着苏阳问道:“太不经打了,难道就这点本事吗?”

  苏阳翻了一个白眼,无奈的说明道:“一群法尊境,你以为呢?”

  战平安哭笑不得道:“我怎么会想到他们这么不经打,呃?不会坏了什么大事吧?”

  苏阳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无妨,一群跳梁小丑,大家走!”

  说完,苏阳等人连多看一眼的心情都欠奉,毕竟在他们的眼中,这群年轻的修士实在连敌人都算不上,充其量就是一群会叫唤的蚂蚁。

  可是这群蚂蚁比想象中的更有种,苟活下来的三五人并没有放弃,仍然咬牙切齿的怒吼道:“你们死定了,敢杀大家执法队的人,就算是天刀道尊,也一样保不了你们!”

  铮~!

  刀鸣声再一次响彻在星宇之中,雪亮的强悍刀芒,吞噬了一切,吞噬了最后三五个苟活下来的蚂蚁。

  “聒噪~,把你们都杀光了,不就没人知道是谁干得了吗?”冷笑着,苏阳等人渐行渐远,从始至终都好像在做一件非常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